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涅槃

文档收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记忆中的柴火塘  

2013-04-14 11:55:24|  分类: 乡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作者:愚民的压抑

 2008年的第一场大雪使南方的气温骤降到历史最低,也阻断了我回故乡过春节的愿望,独自呆坐在电脑前,手脚僵冷,此时很想有一盆红旺旺炭火来取暧,在普遍使用电气化的城里那有这红旺旺炭火?于是,我想起了故乡,想起了故乡的冬日,想起了故乡的柴火塘……

赣西农村,山高林密,几百年来都是烧柴取暖,因而,每家每户都有一个柴火塘。

柴火塘是用砖砌成的一个长方形火坑,旁边还有一个高1米多点的柴火灶,柴火灶上安放着一大一小的两口铁锅,小锅用来炒菜,大锅用来煮牲口的草料。柴火塘就在柴火灶的右下方,上面垂挂着几口被柴烟熏得黝黑如漆的铁罐,对面是一条坐得发亮的长木凳,旁边堆放着枯枝或柴禾之类的燃料。

每天清晨,母亲早早地在柴火塘燃起了熊熊烈火,烧水做饭。一家人起床后,洗漱完毕,围着柴火塘吃早饭,然后上学的上学,干活的干活。晚上,一家人又是围着柴火塘吃饭,聊天。有时候兴致很高,一直聊到半夜全家人才熄火去睡觉,熄火后,往往还要把红红的余烬用柴灰埋起来,这样既可以防止发生火灾,保存的火种在第二天清晨还可以用来生火。

柴火塘虽小,却是农家的精神乐园。

冬天的夜晚,柴火烧得“噼啪”作响,屋里不用点灯,火塘的火焰,穿透浓重的幽暗,把四壁映成微红,给屋里平添了一种温暖迷人的气息。再穷的人家有了这团火焰,就有一种情境,一种意蕴。全家人围着柴火塘聊天,聊收成,聊打算,聊村东的果园,聊村西的庄稼,聊的海阔天空,聊的趣味盎然,一天的劳累就在聊天中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在没有电视的时代,邻居间的串门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。大家围火塘而坐,促膝谈心,聊天中,男人们吸旱烟,女人们纳鞋底,打毛衣,偶尔也插上几句话,真是其乐融融。特别是一些青年男女,在火塘边聊天,在聊天中产生恋情,这种情况在当时的农村是最常见不过的。火塘熊熊燃烧,暗红的火光,反射到每个人的脸上,不时地有人用手中的棍子捅了捅火堆,火苗子唿地蹿出老高,火星子悠悠地飘向了屋顶。儿时,我喜欢去拔弄柴火,可常常把燃得红旺的柴火拨得奄奄一息,每当此时,母亲就会告诉我,人要实心,火要空心,这样才不会把柴火弄熄。至今想起,才觉母亲说得不光是拔弄柴火。

一堆柴火,就是一种凝聚的力量。这时“家”就是火塘边永恒的话题,爷爷的故事还有爷爷的爷爷故事都是在火塘边从长辈那里听来的,看似芜杂的闲聊,于不经意间,延续了一代又一代透彻深刻的家族教育。

除此以外,我听得最多的就是《薛仁贵》《杨家将》《水浒传》等一些传统故事,有时候也讲鬼怪故事,每次我都嚷着要听,每次又都吓得不敢睡觉。在文化贫瘠的乡村,这些故事滋润着我幼小的心灵,也打开了我向往外面世界最初的一扇窗。

柴火塘不仅是全家人的精神乐园,还是我们小孩子的美食乐园。

秋天,满目金黄,也正是红薯收获的季节。红薯可以生吃,也可以煮熟吃,我们最喜欢把红薯放在柴火塘里煨着吃。当时没有什么零食,煨熟的红薯就是我们最好的美味了。

我们把红薯放在柴火塘里,用滚烫的柴灰掩埋起来,半个时辰左右,红薯就煨熟了,我用火钳把烤熟的红薯从火塘里夹出来,表皮黑黑的,但当我小心翼翼地剥落那层滚烫的焦皮后,一股热气腾腾的香味便扑面而来,咬上一口,烫在嘴上,香在齿间,暧在心里。那阵阵诱人的香味,象酒一样醉人,我至今还能在梦中闻到。

柴火塘不仅可以煨红薯,还可以煨山芋、煨辣椒,最难忘的还是煨鸡蛋。

那时候,家里比较穷,所有的鸡蛋母亲都要存到一定的数量后拿到集市上去卖。馋嘴的我趁家人去干活了,偷偷地在柴火塘中煨鸡蛋。煨鸡蛋比较讲究,稍不小心鸡蛋就会破裂。我先用湿纸把鸡蛋包起来,然后放在滚烫的柴火灰中,不到5分钟鸡蛋就煨熟了。时间一久,母亲发现少了很多鸡蛋,一经审问,知道是我偷吃了,一顿“竹笋炒肉”后我再也不敢了。

伴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对柴火塘有了一种更深层次的认识。

柴火塘对故乡人来说,是一种精神是一种象征,是灶神的化身,是红火日子的喻意。

在农村,邻里闹纠纷甚至于动干戈,最阴损就是把对方家里的火塘浇灭,不过,这种行为一般是不会轻易下手,因为,对于被浇灭火塘的那家人来说,这无疑是一种奇耻大辱。血可流,物可毁,柴火塘的火万万不可熄。儿时,我曾亲眼目睹两户人家械斗中被对方把家里的锅罐打破,又把柴火塘浇灭后那种痛不欲生的样子,对他们来说柴火塘无疑是一个家庭的太阳,容不得外人来侵犯。

柴火塘对于远离故土的人来说,是一种思念,是一盏航灯,犹如母亲的胸怀温暖游子的心窝窝,同时也照亮了游子归家的路。

八十年代末期,离乡背井几十年的火生爷从台湾回到村里。他说,几十年来无时无刻都在想家,想象着和亲人坐在火塘边讲古谈今……

后来,火生爷再也没有离开过村子,老人每天都要拨弄火塘,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,火塘投去的那团红光在炽热地燃烧,炽热的是回忆,燃烧的是乡情,异地他乡的风雨再大也没能把他心中的那团火焰扑灭。在他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后,安静地坐在那个简陋﹑土气的火塘边,就像依偎在母亲胸前的孩子一样,那样的温馨和宁静。

柴火塘伴随着我成长,承载着我太多的记忆。如今,随着农村经济条件的改善,家家户户都开始用煤和燃气取暖做饭,柴火塘在农村也逐渐消失了。

如今,我在远离故土和亲人的异乡工作,每到冬天,我就会怀念故乡的柴火塘。很多次它在我梦里熊熊燃烧,我似乎闻到了火塘那呛人的柴烟,却又是让人那样的心醉神迷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